中国政府统计研讨会 · 专题四:住户调查

2017-12-16 申博sunbet

近日,中国政府统计研讨会之专题四“住户调查”在复旦大学经济学院805会议室举行。本次研讨会由复旦大学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研究中心(CCES)和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社会数据研究中心(CDC)联合举办。

国家统计局住户办主任王萍萍做主旨演讲,复旦大学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研究中心章元教授担任主持,国家统计局原副局长、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社会数据研究中心主任许宪春教授做开场介绍与总结,来自复旦大学、上海财经大学、浙江大学、同济大学、暨南大学、北京大数据研究院、第一财经研究院等高校和科研机构的师生参与了讲座与讨论。

在正式报告之前,王萍萍主任通过播放住户调查的一个宣传片,生动地向大家展示了住户调查的主要要素。接着王主任从四个方面介绍了住户调查。

首先,王主任介绍了住户调查的基本情况。住户调查以居民家庭及其成员为调查对象,收集提供城乡居民收入、支出、消费、住房、生活设施、就业、居民基本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享有情况等信息。调查队伍稳定专业,由国家统计局直属调查队系统承担。住户调查项目包括一系列调查,主要有:住户收支与生活状况调查、贫困监测专项调查、(输出地)农民工调查、(输入地)农民工市民化调查等。并简要介绍了收支调查的历史沿革和变迁,指出从2013年开始,国家统计局建立了城乡一体化住户调查,即住户收支与生活状况调查,统一指标、统一抽样、统一组织。收支调查的抽样方法方面,以省为总体,综合采用分层、多阶段、与人口规模大小成比例(PPS方法)和随机等距抽样相结合的方法抽选住宅,进而对抽中住宅内的住户进行调查。收支调查直接向调查户收集原始基础数据,通过调查户日记账和调查员入户访问进行问卷调查的方式采集数据。另外,国家统计局通过全过程数据质量控制和事后质量抽查,以保证数据质量。

然后,王主任从人均可支配收入和人均消费支出这两个核心指标出发,介绍了居民收支统计的内容。可支配收入指调查户在调查期内获得的、可用于最终消费支出和储蓄的总和,即调查户可以用来自由支配的收入。既包括现金,也包括实物收入。可支配收入包括工资性收入、经营净收入、财产净收入和转移净收入四个方面。王主任指出工资性收入指就业人员的劳动所得,但这里不包括因员工或员工家属大病、意外伤害、意外死亡等原因支付给员工或其遗属的抚恤金和困难补助金。可支配收入指标包括人均数、中位数、增长率、结构、差距、基尼系数。并指出人均数是指可支配收入按常住人口平均;中位数是根据住户人均可支配收入排队,处于中间位置的户的人均收入水平。另一核心指标消费支出包括食品烟酒、衣着、居住、生活用品及服务、交通通讯、教育文化娱乐、医疗保健和其他。并指出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指标主要变化和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指标主要变化。

接着,王主任介绍了农村贫困监测统计。数据来源于住户收支与生活状况调查、农村贫困监测专项调查和市县社会经济情况统计。我国改革开放以来使用过三条不同贫困标准,不同的标准有不同的贫困统计数据序列,同一条标准在年度间要可比。农村贫困人口计算方法上,使用分户数据,按照国家统一方法,首先计算出生活在贫困标准之下的人口比重,即贫困发生率。用各省贫困发生率乘以相应的乡村户籍人口,得到分省贫困人口规模。分省贫困人口规模加总即得到全国贫困人口规模。

最后,王主任用丰富的图表展示了住户调查的主要结果:城乡居民收入与GDP基本同步,2011-2016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情况,2016年低收入组收入增长较慢,传统行业从业收入增长较慢等。接着王主任也指出住户调查存在的问题:保障数据真实准确任务艰巨,生产方式比较落后,数据发布内容较少,分 析研究不够深入和微观数据利用率较低。同时也指出存在的一些改进措施,比如深化统计管理体制改革、提高数据真实性,进一步加强全过程质量控制,推动按抽样调查惯例同时发布误差数据等。

许宪春教授对王萍萍主任的演讲做了点评。许教授指出住户调查是中国政府重要的组成部分,并且住户调查非常的复杂,包括住户监测,农民工调查,对分析信息非常的有用。王主任对住户调查的国际标准以及住户调查的理论方法非常熟悉,她的实践经验非常丰富,尽管微观数据开发有很多的责任,而且没有任何的利益,这次要开放,特别感谢王萍萍主任。

在提问讨论环节,与会人员就收入分配、金融调查、世界银行和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基尼系数存在差异、住户设施的数据发布等问题进行了讨论,王主任指出08年收入差距跟现在相比是有显著缩小的趋势,但是不见得以后会一直下降,而且从今年的情况来看也会上升,如果认为收入差距从此以后缩小,这是过于乐观的。西财还有清华都做了关于住户的金融调查,也是一个非常好的调查,各种学术机构来补充做调查也是很好的趋势,研究重点不一样。本次讲座对如何正确使用住户调查数据非常具有启发性,参会者表示很有收获,讲座在掌声中圆满结束。